Previous展覽回顧

2012 鍾江澤個展


鍾江澤個展

無盡之夢
 
文/林宜寬

2012年秋天於穎川畫廊舉辦鍾江澤《無盡之夢》展覽,作品延續了早先盆栽的內容,蟲鳥花葉散開分布各處。而始終如一的「樹」的主題,象徵著自然,其有機性與神祕感為他帶來寧靜、快樂的精神慰藉。他的畫面結構不聚焦在單一主體物上,物件的描繪簡化趨向圖案或符號,像迷霧裡的夢境。
 
神祕飛鳥現身,鍾江澤以細線游移如蟲花又像飛鳥,結合書法筆線與簡化圖像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符號,飄忽如符咒的蟲書鳥跡,神來之筆的輕盈自在。當身心彼此獨立,心智意念不再受身軀囿限,意識從身體逸離,心意帶著身體飛往心之所嚮。
 
新作筆觸蜷曲海浪,帶有激情張力,起於意識作用捲起氣團的大筆刷,處於流動變異中、尚未穩固的狀態。這次展覽的同名作品《無盡之夢》草原景物平鋪,草樹貫穿橫軸畫面,垂直與平行交織的結構中間流竄氣流,中間火光或星芒射出,以符號象徵無固定形體的能量或光。肉身的空間占有與身體知覺的視覺化已不能滿足鍾江澤一再想留下自身存在的證據,符號與線條的轉化、身體的消退、圖像的抽象化,都是他亟欲在更微小的時空內,更不受形象制約的表達方法,以越簡單的語彙註記更深刻的意念。
 
自由對映著內心真實,鍾江澤大學時期的創作至今,從粗壯大樹到巨大肉身,小盆栽宇宙一直擴大到自然景物,自我投射的主體不斷縮小直到煙飛消散於大自然裡。身在無際天地察覺到人的渺小,這樣的體悟才能真實面對自己,放下執念心輕如鴻毛時,才能任意飛翔,自由自在,鍾江澤一路的繪畫軌跡,有此釋然的走向。
 
他正以中國文化的智慧賦予現代繪畫語言 ─ 『道家講求「天性」、「順應自然」,個體與外界不相衝突而和諧。「個性」有別於「天性」,未順應自然而不能究竟快樂,既孤獨也憂愁。』,並在莊周夢蝶中尋找到創造力與自由的無限可能。為藝術觀念開闢了更為廣闊的思想空間,亦展現當代繪畫、自然社會與歷史文化多重碰撞激起的無盡悠遠沉思。






 
穎川畫廊鍾江澤個展– 無盡之夢
茶會2012.10.6 (Sat) 3:00pm
展期2012.10.6 ~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