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展覽回顧

2012 吳雯個展


旅英中籍畫家吳雯個展

性 ‧ 


當代中國玩世現實主義的藝術家,如張曉剛、曾梵志、方力鈞、岳敏君無疑都以不同的形式創造性地揭示了現代國人的麻木、扭曲、愚昧與無恥。近幾年來,中國的藝術家們開啟了以女性為主題的時代,吳雯不僅延續了中國當代藝術精神,更融合西方女性思維,使其創作更具想像力及思想內涵– 吳雯以全新觀點賦予女性另一種誘人的性感。台灣知名藝評家曾長生老師表示:「吳雯的創作正好符合了母性/野性/感性/靈性等”陰性書寫”的女性特有氣質」
 
吳雯1978年出生於青島,畢業於中國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並於倫敦城市大學(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獲得了美術碩士學位,資歷豐富的吳雯曾多次參加海內外展覽,無論倫敦、北京、首爾皆可看到她的傑出畫作,尤其是畫作『男孩維納斯(Venus as a Boy)』更得到英國國家肖像獎(Th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BP Portrait Award 2011)的肯定,其藝術實力值得關注。

兩代畫家的藝術情緣– 陳丹青老師與吳雯
在陳丹青的那篇《無用的稟賦》一文中,將吳雯畫美人作了一個非常準確地描述。「當我認識本院工藝系的吳雯同學時,她已經是本科四年級畢業生,畫的全是大美人,捧來給我看,而且鄭重宣佈:那美人不是憑空癡想,而是以班中的同學做原型,百畫不厭畫了好幾年。我於是鄭重地看,看到波蒂切利、拉斐爾、畢卡索、馬蒂斯怎樣地在一位青島姑娘的鉛筆炭筆下,變成她所崇拜的那位憂鬱美麗的女同學:線條十二分敏感,造型八九分簡約,模樣五六分相像,作者的心地,則百分之百忠誠:忠誠於她的美人,她的美人畫。」
 
展現女性世界的多面圖景
讓女人原本壓抑的情慾、或所抗辯的固執釋放出,讓女性正視自己身體的感受,對於女性身體的關注,成為她探求世界的指標,使她的注意力轉向性別與社會環境的互動。
 
近期創作融入近代超現實女性藝術家的特色,尤其是女性對於性愛慾望方面的興趣,以及潛意識的內心生活。正如同她最近的臥躺系列畫作,總是有一種空靈虛幻、超脫凡俗的感覺,在吳雯的畫作中若隱若現。如「盲柳」中,幾位女子群躺在一起,排成圓形,來召喚大自然的力量,及女性天性中,對於情慾的自然反應與吸引。而在其他較近的作品裡面,狐狸即是這位藝術家認為可以反映出女性感性及強大力量的象徵性動物。
 
英國知名藝評家Rebecca Baillie表示:「『在柔媚的湛藍中』,我們可以看見,一名女子周圍環繞著一些象徵性的圖騰與動物,包括狐狸在內。在此展覽裡我們所看到的畫作,已可以看出吳雯對於繪畫的創作以提升到另一個境界,更關注作品內涵而不只專注於對情色與美的形容。在『路德維希』與『玻璃鞋』這兩幅作品都代表吳雯較早期的靈感來源:她對於美、情色以及頹廢的喜愛。在比較近的作品當中,她已趨向使用符號的象徵主義,以更深一層的意義來表達她對於藝術創作的想法,以爐火純青的寫實技法,使她的作品更別具特色。在『我深深的情慾』與『盲柳』中,呈現出的是象徵子宮一般的水池背景,不但具有保護的作用,又代表起源與養育的意思,同時也象徵滿溢而出的慾望及特別只有女性才能體會的經期。吳雯承認,只有透過女性身體,女人才能徹底了解自己下意識的本能與慾望。不過,對於自然或者生理上的女人,這位藝術家總是利用透析與承認女人過去在其所扮演的『生理』角色上所遭遇到的問題,來表達她對於過去社會對女性的傳統想法。」
 
「將女人該有的樣子」還給女人
為女性灌注強大能量的操盤手,吳雯將女人天賦的力量,加倍返還予女性。將女性的性感推向全新的高潮,吳雯是標準的異性戀,但其思考上對於自我性別的認同感則偏向男性,這種對於自己肉體與精神之衝突性,被藝術家轉化成創作,質疑過去與現今文化附加在性別上之既定偏見。其創作「男孩維納斯」的性別象徵是曖昧不明的,不是為了滿足情慾的快感,而希望能透過作品,重新審視如何呈現和判定性別。
 
 


穎川畫廊吳雯個展– 性‧線
茶會2012.11.17 (Sat) 3:00pm
展期2012.11.17 ~ 12.23